7321必赢app-必多棋牌-首页

当前位置:中国财经报道首页 > 博报.智库 > 资讯正文

华润和宝能之间真有什么隐情?

来源于互联网 2016年06月28日 阅读()

万科董事会的表决,以独立董事实际全部支撑和放行重组预案而结束,阻止了持股仅15%左右的二股东出尔反尔,利用其在董事会的话语权否决已经在今年3月全体股东大会通过的推进与深圳地铁重组的决定,把决定重组命运的权利再次交回给不久将召开的股东大会,保护和捍卫了绝大多数股东的权益。独立董事投票的合法合规和正义性不言而喻。本以为投完票这事就已经结束了。

独董张利平回避权之争的实质

表决宣布后,华润先是阻挠万科发布会议结果的董事会决议公告,在万科公告发布后,华润方面又于次日发表声明,质疑表决结果,认为独董张利平的回避表决理由不成立,应计入未赞成预案的董事人数,因此,该重组预案并未依法通过。华润后来还进一步向深港两地交易所和相关监管机构提出正式投诉,认为决议通过不合法,要求裁决重组预案通过无效。此事迅速引起了经济界、法律界人士的热烈讨论。

问题一:张利平独董要求回避合法有效吗?理由充分吗?若理由不充分,因而决议通过就无效吗?

法规要求有利益冲突的投票人回避,有利益冲突的人不回避是违法违规。当张利平提出回避时,在场没有董事提出异议,更无董事会决议为其参与投票免责,因此张利平要求回避,本人一点错误和责任都没有。至于事后任何一方因自己认为张利平的回避理由不足而否定董事会表决的合法性,当然是绝对不行的。因为历史是不能倒转的。不要说张利平的回避要求完全合法合规、毫无瑕疵,就是真有问题,那也只是影响今后别人对他的看法和评价,投票结果仍然有效。

而张利平先生新的工作单位黑石,如他自己所说,与华润和万科这样的巨型企业很难没有偶尔的业务交集。而张利平当年作为华润方面推荐的独立董事,在巨大重重压力下或许已答应华润,自己会在表决时弃权。而华润方面以为只要有这张弃权票,否决重组预案便大功告成。没想到张利平先生要么是良知驱动,要么是焦虑压力下为自己回避找的理由出了岔。所以说,魔鬼往往就在细节之中。华润方面虽然家大业大,但从上到下参与此事的决策人实行人,预先功课没做到家,对出席会议的董事的交代中漏掉了微妙的关键之处,同时决策反馈又不灵敏,结果让煮熟的鸭子飞了。这就不难理解华润方面为什么事前稳坐泰山,会上有备而来,但在董事会表决失利后,一下子就撕破脸大动干戈,不惜代价和影响,到处兴师问罪。但花钱请了律师,其理由在我看来实在是无理取闹。

问题二:若张利平确有利益冲突、需要回避,他是否早就没资格当独立董事、早该罢免了呢?

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误解。上市企业董事无论是独立董事还是其他董事,当董事会讨论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就应在此事上回避。这种回避并不影响董事任职资格。因为当一个董事任职时,他并不知道他本人或他就职的单位是否将来会与担任董事的企业中的某人或某事有关联。故当某事项关联时,应要求回避。只有在关联关系今后长期持续存在,乃至其不得不持续回避从而影响其作为董事的正常履职时,此人就可以提出辞职。张利平因其刚任职不足一年的新雇主最近策划一个或有他本人参与的与万科合作的项目,目前并不影响其独立董事任职资格。

综上所述,万科这次讨论重组预案,表决程序和结果合法合规,无懈可击,且当场无任何董事、监事提出异议,现场见证律师确认决议结果合法有效。在这种情况下,华润方面事后质疑决议结果的有效性就有点近乎小儿科了。更有意思的是,沉默了很久但仍在不断窥测方向和调整立场的宝能,现在看到有华润这个根正苗红的“大块头”撑腰和遮风挡雨,终于按捺不住认为机会又到了,是大展身手的时候了,公然指控“独立董事丧失独立性,未能诚信履职”,并进而发展到要求罢免董事会全部董事,以便重新洗牌,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按照宝能的逻辑,董事会通过了符合上次股东大会决议方向的议案,给他这个未进董事会的第一大股东争取了重组预案发言表决的权利,是“内部人控制”、不能均衡代表股东利益,那否定预案、否定上次股东大会绝对多数同意推进的事反而就是代表了全体股东的意志?现任董事会中,管理层只有3席,二股东华润也有3席,其他4位独立董事和1位外部董事基本上是华润推荐或同意的,如果这次独立董事跟着只持15%左右的二股东一起否决预案,人们是否更有道理指控董事会是被少数外部股东控制呢?其实宝能迄今也算个很成功和有很大规模的民营企业,奋斗到今天肯定也来之不易,应当有所珍惜和节制。因为历史反复提示,个人也好,企业也罢,都不能投机心太重,更不能自己觉得一时得势就忘乎所以,以为就可以战无不胜、横扫一切了。利令智昏的结果往往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信息披露触动了谁的利益?

独立董事按照自己的判断投票是合法权利和正常履职,况且推进与深圳地铁的重组,而且宁可继续停牌也要等,是3月份股东大会以97%以上的高票通过的意见,5%以下的中小股东支撑率虽然低点,但也超过93%,怎么等到胜利在望了,突然冒出这些希翼重组失败的人呢?

这次通过电话出席万科董事会并参与投票,事后无端地被拉进矛盾漩涡,还有人威胁我泄露了内幕信息,半只脚已经进监狱。我的蛮劲就又来了,天天半夜起来写文章。现在监管部门将信息披露视为头等大事。按《证券法》的规定和要求,上市企业的董事等应当保证上市企业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从我的文章可以看出,这次万科董事会会议公告的信息实在少得可怜。大量对公众股东和市场投资者至关重要的信息均未公布。故我当时就要求公开董事会会议记录,但大家显然意见不一。然而企业股票很快将复牌,这种对信息披露的不准确、不完整因而必然不能全面真实的情况,只会有利于少量知情者,对广大公众股东和潜在投资人极不公平。在一时激情的正义感推动下,觉得即便个人付出点代价也要打破上市企业这种普遍存在的对关键信息披露的不准确、不完整因而也很难真实的局面。这样我才选择了《上海证券报》这一指定披露信息媒体刊登了这一系列文章。

有人说,除了上市企业及其董事会,其他人无权发布信息。那我看许多上市企业包括这次万科的大股东二股东就自己发了不少声明,也从没有人说他们越权。我的文章就是我作为独立董事发表的声明,有何不可?还有人威胁说,你擅自透露大量内幕信息,是违法的,应予追究。但在境内施行的《证券法》第七十五条对内幕信息的定义是“证券交易活动中,涉及企业的经营、财务或者对该企业证券市场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尚未公开的信息,为内幕信息”。万科境内的股票并不在“证券交易中”,已经长期停牌,故不符合内幕信息的前置条件。

华润和宝能是否早有预谋?

说到违法违规,应当说这次万科重组倒可能有人涉嫌。华润本来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而宝能是不请自来抢万科第一大股东的,本来这两家应当是利益相反、冤家对头,后来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这本应对立的两家最近宣布将在下次股东大会上联手否决引入深圳地铁的预案,共同以“内部人控制”等治理问题指控万科管理层,这意味着双方在否决万科这几十年形成的企业治理模式、撤换经营管理层的目标下或成为同盟者和一致行动人。现在如果将历史回溯,这种逻辑的截然矛盾,也许就有了合理说明。

华润方面在董事会上也承认,华润与宝能本来就有若干重要项目合作与关联,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华润前海中心项目的合作方就是宝能,并说华润为此向宝能提供了大量的资金优惠和融资。该传言至今尚未得到华润方面和宝能的澄清和反驳。因而有人推测华润一些人本来就对万科这种与国企格格不入的治理方式和作风看不顺眼,怀疑宝能与华润管理层也许很早就有默契。宝能入局举牌,华润方面表面上半推半就,或坐视不救,或做点表面文章,不断否决万科管理层提出的各种自救方案。当兵临城下,火烧眉毛之际,还对万科管理层决定紧急停牌加以指责。后来眼见宝能离成功收购只剩一步之遥,干脆亮出底牌要万科管理层接受宝能入主的现实。只是由于万科管理层的顽强阻击和工作,加之宝能借助保险和杠杆资金吞并万科的企图也许触碰政策红线,被迫收敛。而此时万科管理层又运气极佳地找到了深圳地铁这个独占天时地利、背景强大的同盟者。若让其成功,显然某些人的计划就要泡汤。

照此逻辑,小兄弟不行,大哥只好亲自出马,准备在董事会上就让预案胎死腹中。无奈天算不如人算,在董事会表决功亏一篑的情况下,使出各种重手,也大失章法。而宝能毕竟年轻冲动,认为押宝站队的时候到了,公开与华润方面并肩作战。不过这样一来,人们不禁要问,华润方面与宝能有这么多接触密谈,被指存在关联和交易,是否已经涉嫌形成关联和一致行动人关系?因为按照这个思路去探究,许多原来不清晰和不可理解的现象的确有了合理的说明:为什么原本表面上对立的双方,关系越来越不一般,甚至相互礼谦,把万科这样一流企业的第一大股东宝座,私下让来让去?感情好到这种地步,真让外人看得眼热。

倘若真的如此,在未披露关联关系的情况下,华润方面与宝能对万科的股票你增我持,或已涉嫌违法违规,可以被要求投诉调查。双方所持股份在调查清楚和做出处理之前,可以申请临时冻结其表决权。

再进一步分析,华润方面在隐瞒所有这些信息的情况下,在董事会上完全翻脸,企图强行否决重组预案,其结果会让万科股票随即复牌。这种行为和意图,当时如果得逞,市场会以为万科的股权保卫战已经失败,宝能的胜利唾手可得,从而误导大批以为宝能还会乘胜继续收购的投资者火中取栗,而知晓内情的各种关系人等,可以高位出逃,坑害根本不知内情的大量无辜投资者。待等真相大白、股票下跌到位、套人无数后,再按计划对华润定向增发,使华润方面重新做回第一大股东。这样的意图及可能的严重后果当然也不能轻易放过,应当调查处理。

延伸阅读:

在对万科重组计划投出反对票之后,宝能系快马加鞭再出一计——向包括王石、郁亮在内的管理层提出罢免。以王石为首的管理层还没来得及亮出重组B计划,就被现任第一大股东逼到了死角。

新浪财经获得的万科内部信指出:万科被举牌,外界可能理解为企业控制权之争,尤其是股东与所谓“内部人控制”之争。可以明确地说,大家不同意这种说法。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是现代企业的最基本特征。毫无疑问,股东是企业的所有者,管理团队和股东争夺企业所有权是荒谬的。

以下为万科内部信全文:

同心者同路

亲爱的万科合伙人:

2016年将近过半,经过大家半年来在各种压力下的奋斗,付出的汗水正结出硕果。万科几乎所有的经营指标,都在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大约20天后,企业料将实现2000亿销售额。十年前大家曾觉得只能遥迢仰望的世界500强,也即将入围。而万科的新十年战略,经过大家的不断探索,也正在变得清晰丰满起来。更美好的未来就在前方,等着全体合伙人去争取和开创。

就在此刻,资本市场风云变幻,企业第一大股东已经悄然变更,股权问题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近日,钜盛华及前海人寿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罢免全体董事和股东代表监事。今天,企业根据规则公告了这一要求。无论全体合伙人的感受如何,都必须勇敢面对。

万科被举牌,外界可能理解为企业控制权之争,尤其是股东与所谓“内部人控制”之争。可以明确地说,大家不同意这种说法。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是现代企业的最基本特征。毫无疑问,股东是企业的所有者,管理团队和股东争夺企业所有权是荒谬的;而另一方面,管理团队为全体股东服务,而不是某一个股东的工具。大家事业合伙人既是万科的小股东,也是万科管理团队中的骨干成员。大家不仅追求“共创、共享”,更追求“共担”。很多合伙人把多年的劳动收入跟投到项目中,其中层级越高的合伙人,承担的跟投责任就越大。这使得大家更有使命感、责任感去捍卫万科长期发展的利益,捍卫全体股东的长期利益,捍卫万科的学问与价值观。

1988年万科进行股份制改造时,创始人团队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股权,是为了避免企业成为少数创始成员乾纲独断的僵化组织。正因为如此,万科建立了中国企业当中可能是最平等的学问、最简单的人际关系和最有效的纠错机制,吸引着一批批优秀的理想主义者加入万科。28年过去了,大家的初衷丝毫未改。28年中,大家这个行业诞生了难以计数的亿万富翁,却并不包括全球最大房地产企业管理团队中的任何一人。大家收获了客户的满意、社会的敬重、成功的喜悦、无价的友谊,以及无数个幸福快乐的日日夜夜。大家无怨无悔。

因为这样的初心,万科的股东和管理团队之间建立了最和谐的关系,成为中国良好企业治理的一面旗帜。在房地产行业,万科无疑是最成功的企业之一,这不仅是管理团队努力培育的果实,也是股东共同信任结出的善良之花,是中国资本市场足以流传后世的佳话。如果这个故事没有美好的结局,那么不仅大家会痛心,社会舆论会遗憾,也并不符合任何相关方的切身利益。

逐利是资本无可厚非的特征。一支优秀的团队是资本争夺的资源,而不是排斥的对象。大家不是资本的奴隶,过去不是,未来也不是。资本市场正日益发达和便利,常识经济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和潮流。在资本和常识的对话中,大家不必抵触,也无须怯懦。资本可以雇佣劳动,常识也可以购买资本。资本和常识的关系,是双向的相互选择,是合作和共赢,而不是单方面的控制或支配,不是依附与被依附的关系。

过去十年,无论在中国还是海外,无论Tencent、alibaba、HUAWEI还是GOOGLE、苹果、FaceBook,这些新涌现出来的卓越企业,没有一家仅仅依靠资本取得竞争力优势。人才和常识才是它们制胜的根本,理想和情怀才是它们动力的源泉。如果大家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万科最珍贵的财富始终在大家手中,无人能够夺走。

近期大家每一位合伙人都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部分待签约项目出现解约或终止签约情况;部分已售未结的项目面临退定和交付风险;客户由于焦虑而质询的情况每周成倍增加;银行和评级机构在重新评估企业的信用风险;部分项目合作方对经营前景深表忧虑甚至调整商务条款;猎头闻风而动,频繁联系企业员工,人才流失风险上升……面对重重压力,大家应当在各自的岗位上尽到勤勉责任,需要继续证明大家是这个行业最优秀的团队。

“可口可乐之父”罗伯特·伍德鲁夫曾经说过,即使一夜之间所有工厂都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但只要品牌还在,那么可口可乐第二天就能东山再起。对大家全体合伙人来说也是如此,只要大家的能力还在,只要大家的勤奋、敬业、思考力和创造力还在,大家就永远不会没有用武之地,广大理性投资者将是大家最大的盟友。

全体合伙人因为追寻共同理想走到一起,因对共同学问的眷恋而不离不弃。只要大家不忘初心,齐心协力,大家一定能成功地为全体股东和利益相关方创造更大的共享价值,赢得所有人的尊重。未来的路还很漫长,同心者同路,大家还要一起坚定走下去!

事业合伙人大会实行委员会

2016年6月27日


相关阅读

7321必赢app|必多棋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